刚收了 Supreme的这家公司竟有120年历史!一路“买买买”成就了

Nov 10, 2020

11月9日,美国户外运动服饰巨头VF Corporation 正式宣布,斥资21亿美元收购美国当红街头潮牌 Supreme。Supreme 创始人James Jebbia 及现有高层管理团队将继续留任。(如果在2020 年底交易完成之前,Supreme 达成了特定的目标,VF 还会把收购价格提高至24亿美元。

对于许多中国消费者,VF Corporation 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但它旗下的品牌你一定耳熟能详: VansThe North FaceTimberlandJanSportDickies 等共19个品牌,分为户外、运动及工装三大产品线部门,覆盖服饰、鞋履、箱包等品类。2020财年VF 集团销售额为105亿美元,是当今全球最大服装集团之一。

鲜为人知的是,VF 集团最早是从一家小型手套制造商起家,在此后120余年发展历程中,通过一系列并购扩张,剥离重组,成功完成了多次转型和升级,逐渐演化为一家拥有多个强势品牌、聚焦于户外运动的全球性服饰巨头。

从手套起家,转型成为内衣上市公司

1899年,John Barbey 和一群个人投资者在宾夕法尼亚州创办了手套制造公司 Reading Glove and Mitten Manufacturing Company,主要制造并销售针织和丝绸手套。John Barbey 是一名酿酒师兼银行家,负责管控公司的财务运作。1911年,John Barbey 从其他合伙人手中收回了公司股权。

1914年,因业务拓展至丝绸内衣生产,公司更名为 Schuylkill Silk Manufacturing。由于内衣销售非常成功,John Barbey 特地举办了一场比赛来为该系列命名,最终“Vanity Fair”一名胜出,此后公司也在1919年正式更名为 Vanity Fair Silk Mills(简称 Vanity Fair)。

20世纪20年代早期,因内衣线的成功,Vanity Fair 停止手套生产,专注于内衣业务。1937年,John Barbey 的儿子John Edward因不满工会化工厂运营,时任公司总经理兼副总裁的他选择在阿拉巴马州的 Monroeville开设了一家新工厂。原宾夕法尼亚的工厂于1948年正式关闭。1939年,John Edward 在父亲去世后正式接管公司,领导Vanity Fair 顺利度过二战等经济动荡时期,比如因二战丝绸停运改用人造丝生产内衣(并从1942年开始将公司名中的 Silk 删除),以及采用创新尼龙经编内衣面料等。

1951年,Vanity Fair 首次将三分之一股份用于公开发售。1966年,Vanity Fair 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整个50年代到60年代初,Vanity Fair依靠内衣和基础服饰系列实现了稳定增长。

从内衣到牛仔,大举并购铸就多品牌服装帝国

1956年 John Edward 去世标志着 Vanity Fair 创始人家族领导时期的结束。到60年代后期,在 Manford Lee 领导下,Vanity Fair开始了并购扩张之路。Manford Lee 从1959年开始出任公司总裁,1965年开始兼任董事长。

1969年,Vanity Fair 先是收购了大型袜子生产商 Berkshire International Corporation ,后又收购了一家始于1912年的著名牛仔裤制造商 H.D. Lee Company(知名牛仔裤品牌 Lee 的母公司),正式进军牛仔服市场。同年,公司更名为 VF Corporation(简称VF)。

到1977年,VF 为管理日益增长的海外市场业务,成立国际分部。同年集团销售额达4.7亿美元,利润为2800万美元。

1986年,VF又以7.6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服装制造及分销商 Blue Bell Inc. ,将公司规模扩大了一倍,成为全球最大的上市服装公司,Blue Bell Inc. 旗下有牛仔裤品牌 Wrangler 和 Rustler、泳衣品牌 Jantzen、工作服品牌 Red Kap和双肩包品牌 JanSport。VF也因此成为全球第二大牛仔服生产商,占据了全球牛仔服市场25%的份额。

90年代,VF 继续扩张,尤其是内衣领域,先后收购了内衣品牌 Vassarette和 Form-O-Uth,童装生产商 Healthtex、3家欧洲内衣公司Valero Group(法国)、Vives Vidal(西班牙)及Jean Bellanger Enterprises(法国)。同年,VF销售额突破30亿美元大关。

1997年,在新任总裁 Mackey McDonald(1996~2008年任职)的带领下,VF 重组公司架构,将17个国内外部门划分为5大产品线部门(coalition):牛仔服、内衣、针织服、运动服和国际线。

1998年,VF 又收购了内衣制造商 Bestform Group,进一步巩固自身内衣产品线。1999年,VF发力工装领域,收购了3家工装生产商Horace Small、Todd Uniform 和Fibrotek。

引入一系列户外运动和工装品牌,边收购边调整

进入千禧年,VF 的收购狂欢依然没有停止,但收购焦点逐渐向户外运动转移。2000年,VF 成功收购了牛仔品牌 ChicH.I.S.Gitano,专业户外品牌 The North Face 以及背包品牌 Eastpak。据悉 VF 在2000年所有收购支出约2.06亿美元,并因此负债1.07亿美元。

收购陷入财务困境、濒临破产的The North Face 是VF 在2000年的最后一笔收购,收购价为2540万美元。创办于1966年的The North Face最早是旧金山北滩的一家登山装备零售店,60年代末期开始设计生产自己的登山服及装备品牌,并在户外探险爱好者中建立起自己的一批拥趸。到20世纪90年代,The North Face的品类已从极限滑雪服拓展到运动服饰、跑鞋等,收购当时品牌年销售额约为2.4亿美元

同年,VF集团再次调整产品线部门(coalition),成立新的部门——户外线,涵盖旗下 The North Face、Eastpak和 JanSport等品牌。同时,集团还将针织系列与制服业务合并为一个系列——形象服装(Imagewear)。

2003年,VF 意图进军进军更高端的市场,以5.856亿美元收购华裔设计师朱钦骐在美国创办休闲服饰品牌 Nautica。同年,VF 还收购了美国高端男装品牌 John Varvatos。这两个品牌都被纳入集团旗下运动系列。

2004年,通过收购意大利休闲服品牌 Napapijri、休闲箱包品牌 Kipling 和运动品牌 Vans,VF进一步壮大了旗下户外品牌队伍。Vans 品牌于1966年在美国加州阿纳海姆市起家,早期就凭借“华夫底”鞋的耐磨性和高性价比成为滑板选手的不二之选。虽然20世纪80年代 Vans 因盲目品类扩张一度走向衰退,但很快经过破产重组得到重振,于1991年上市,后在2004年被VF 集团以3.96亿美元收购收购当时,Vans 品牌销售额为3.6亿美元,经营利润为400万美元。

2005年,VF 进一步丰富运动线,将专业冲浪服饰品牌 Reef 和哈雷摩托车专用服装授权生产商 Holoubek收入囊中。2007年,VF又接连收购户外旅行品牌 Eagle Creek、美国职棒大联盟等知名体育联盟用服装供应商 Majestic Athletic、高端牛仔品牌 7 For All Mankind(交易额7.75亿美元)、运动服品牌 Lucy Activewear(交易额1.1亿美元)、女性时尚运动服品牌 Ella Moss和Splendid。

2011年,VF 集团以2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户外品牌 Timberland,以扩充旗下户外运动产品线。Timberland 2010年销售额为14亿美元

2017年,VF 集团宣布用 8.2亿美元现金收购美国服装公司 Williams-Dickie,并将其归入旗下工装服产品线部门。Williams-Dickie 成立于 1922年,是一家家族企业,总部位于德克萨斯州 Fort Worth,是世界上最大的工装服生产厂家之一。公司旗下品牌包括: Dickies,Workrite,Kodiak,Terra 和 Walls 等,收购当时年销售额达到8.75亿美元。(详见《华丽志》历史报道:Vans 母公司, 美国服饰零售巨头 VF 计划 8.2亿美元现金收购 Dickies 母公司 Williams-Dickie

随后在2018年3月,VF 就将业绩不振的休闲服饰品牌 Nautica出售给了美国品牌管理公司 Authentic Brands。

2018年上半年,VF 集团还收购了两个新品牌:新西兰户外运动服装品牌 Icebreaker和运动鞋品牌 Altra。Icebreaker 成立于 1995年,以美利奴羊毛,植物纤维和再生纤维为基础的产品系列而闻名,收购当时年销售额约1.5亿美元;Altra 于2009年成立,2011年被 Icon Health & Fitness 收购,专门设计适用于跑步、徒步的专业运动鞋和生活方式鞋款,收购当时年销售额达5000万美元。

放弃内衣业务,剥离牛仔业务

2001年年底,为了应对美国经济衰退对零售市场的打击,VF启动了一次重大重组,关闭三项业绩不佳的业务:自有针织业务、Fibrotek工作服品牌和 Jantzen 泳装业务。此次重组还包括关闭30多家美国工厂,将生产基地从美国转移至成本更低的亚洲、非洲等地。

2005年,VF 将旗下内衣品牌 Vanity Fair 以3.5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内衣厂商 Fruit of the Loom,彻底告别了内衣这一曾经的核心业务领域。

2018年末,VF 又宣布将旗下牛仔业务剥离出来,成立新公司 Kontoor Brands Inc.独立上市,Kontoor 将包含VF 旗下的三个牛仔品牌——Lee、Wrangler 和 Rock&Republic,以及 VF Outlet 业务。据VF 估计,Kontoor 的牛仔业务年销售额将超过25亿美元。2019年5月,Kontoor 公司在纽约纽约证交所正式上市。

“活跃的品牌管理者”

2017年,VF 曾发布新五年成长计划,指出未来集团仍将把并购作为首要任务,首席财务官 Scott Roe 称公司是“活跃的品牌管理者”,表现好的品牌增加投资,但表现不佳的业务也将被替代。

从近几年业绩来看,VF 集团专注于户外运动品类的战略是相当成功的,迎合了新一代时尚消费热潮。2017~2019财年,VF 集团销售额从118亿美元增至138亿美元,营业利润从15亿美元增至17亿美元。

从单个品牌的发展来看,VF 集团的增长战略也收到了实效:2004年 VF 收购 Vans当时,后者销售额仅3.6亿美元,经营利润为400万美元,毛利率为48%,到2018 财年Vans 销售额已经超过了30亿美元,经营利润超过7亿美元,毛利率超过60%。根据官方最新年度财报披露,2019财年 Vans 品牌全球销售额同比大增24%,品牌销售额已近40亿美元。

VF 此次收购 Supreme 貌似突然,其实双方早已建立了多年的合作关系:

1996年,Supreme 和 Vans 两大街头品牌首度联名,以迷彩主题推出 Old Skool系列,此后双方便签订了长达20年的合作契约;从2007年春夏首个联名夹克 Summit Series Jacket 系列到最新的2020年秋冬系列。

Supreme 与 The North Face 也已连续合作了十几年。

 

Supreme 品牌基因中强烈的滑板文化、街头属性与 VF 的主力品牌 Vans 堪称一脉相承。

Vans 本就是滑板群体带火的品牌,早在20世纪90年代就建立了全球最大的滑板公园(下图),并开始为世界业余滑板锦标赛等各种赛事活动提供赞助。Supreme 则由来自英国的滑板爱好者James Jebbia 创办于1994年,1998年开始生产滑板,曾与多名艺术家及品牌都合作推出过限量滑板系列。2019年1月,非常罕见的由私人收藏的全套 Supreme 滑板系列“20 Years of Supreme”在苏富比拍卖行以8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

VF 预计 Supreme 能够在2022财年时为集团带来超过5亿美元的销售额。此外,VF 还表示此次收购完成之后,Supreme 将依然可以和 VF 集团以外的品牌的进行联名合作。

金融市场对于 VF 此次收购报以积极的态度,消息发布后,截至11月9日收盘,VF集团股价上涨11%,报77.81美元每股,当前市值303亿美元

丨消息来源:综合维基百科;Encyclopedia;VF Corporation官网;《福布斯》;Hypebeast;哈佛案例

丨图片来源:VF Corporation官网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今日时尚)”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792615979@qq.com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